煞小谶

私设青少年时期的初遇→_→然而听说原著是父子←_←并没有尊上所以不会画长发-O-【借口】
身高什么的我不知道。
上色什么的我手残(~_~;)

默默骨科一把猎魔兄弟。这对故事好画,衣服让我想扒了他们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
窒息,第一发是我第二个石切丸,第二发就来了次郎,第三发来了紧跟其后的太郎……
白天才在P站看了这对的同人,好的这对我吃,我吃还不行吗。( づ ωど)
加上上次的萤总,安详升天。

人生中画的的第一辆(童)车,也是我第一次画肌肉_(:з」∠)_
私心茨酒,茨木就露了半截手臂……
谁来救救我的像素(哇的一声哭出来)
我不会勾线,以防万一,先发出来눈_눈
作为一只ssr都没有的15级新人,抽到酒吞遥遥无期(ノಥ益ಥ)衣服我就瞎画了。

星际穿越超越星辰的韩国宣传,爆!乌姐和舰长掉进水里ZQ选择救U姐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,小舰长表示很桑心。
最后开礼物,ZQ你为什么那么坏那么会玩都把派派吓成表情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假装自己get到了QQ厘米秀的新玩法……
男角色没有胡子啊啊啊(╯°Д°)╯︵┴┴
女角色根本没有酷酷的衣服(╯°Д°)╯︵┴┴

人生中第一发花羊(°ー°〃) 感觉这个梗好适合污花就拿来用了[doge]侵删 P2原图

院里被压弯腰的果树

【榴医】很久以前的安利( p_q)

〔变调童话〕2016-1-31
美丽的白雪公主,并不怎么愿意接受一个初次见面的王子的求婚。
“反正他看上的只有我的外貌,”白雪公主对在森林里救下的袋鼠说,“一但岁月更替,我的容颜不复,或是找到了比更美丽的女子,我就会失宠。”
于是袋鼠驮着手持麻醉枪的白雪公主,逃出了层层守卫的皇宫。
最终在士兵的逼迫下,跃下悬崖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∪・ω・∪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演出归来的克里夫,捡到了一个身着公主裙的女孩子。
准确的说是一个身穿cos服的精致女孩缠上了要去归队的克里夫,突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喊他袋鼠,又从背后勒着他的脖子什么的,
看起来倒也不像狂热的粉丝。
虽说这是人烟稀少的偏僻小道,但紧挨着的便是熙熙攘攘的广场大道,把警察引过来就麻烦了,说不定会引来该死的记者,他们消息一向灵通。
虽然以自己的身手摆脱束博并不困难,但对方是个女孩子,只能先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,或是找机会脱身。
“你迷路了吗?”
“(´◑д◐`)……”
“你的家在哪?我送你回去。”
“ヾ(´A‘)ノ゚”
“不是本地人吗?”
“φ(._.)”
“名字?”
“…Snow White(°ー°〃)”
太好了,并不是语言不通。克里夫尽量不去吐槽那个名字,毕竟他从没搞明白过所谓女生的情,趣。
正在费劲脑汁的找话题的克里夫,视线忽的瞄到女孩手中的麻醉枪,心中一动。
“你是医生吗”
“d(ŐдŐ๑)”
“我们小队正好缺个医生,如果你愿意加入那就太好了。”
“(*゚∀゚*)”
“那就跟我来吧。”
这算是拐卖吗,克里夫先生。
“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下来?”
“(○゚ε゚○)”
“……好吧”
幸亏克里夫记得有一条避开人群的密道,记者总是能提出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并且在报纸上添油加醋,但还是得想想怎么跟那群不省心的队友解释吧。
在这之前,先去洗把脸吧,番茄先生。

〔6∶03〕
0:03
捷尔斯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。
他总是能迅速进入状态,睡觉亦是如此,毕竟平日制定的训练他总会超额完成,疲惫使他一沾床便能迅速入眠。现在却一反常态的失眠了,在床上翻来覆去,柔软的床仿佛倒插着柳钉,浑身疙的不舒服。索性起身穿上军服,去浴室洗把脸。
哗哗的水声伴着冰凉的水双重刺激着神经,暂时缓解了体内的一股不知名的燥热。抬起头,看着镜中的男人,特意用发胶固定过的头发浸湿后散开,黑色皮质军装包裹着笔直健壮的上身,连带胸口那枚让他引以为傲的使命勋章,一切的一切让他看起来是那么充满威严而又古板。
这件衣服穿多久了呢?捷尔斯也不记得了,毕竟他还不曾有过换一身衣服的想法,也没那个必要。
是不是该换一件了?
这样想着的捷尔斯,拉开了放衣服的抽屉。
6:03
“没想到咱们一向以严格出名的队长先生竟然会迟到三分钟。”
“抱歉,格蕾丝。”
从宿舍几分钟内飞奔到购物广场就连捷尔斯也稍微有些吃不消,但也只是双手支着膝盖,稍微调整呼吸,便抬头看着小队里的黑凤凰。
“……果然还是穿着这身衣服。”格蕾丝好像有点失望的撇了一下嘴“倒是衬得我这一身明艳的过分。”
“抱歉,我只有这一身像样的衣服了。”总不能穿着睡衣来约会。
“衣如其人真是一点也不假,为您选购衣服这就件事就交给我吧,毕竟我也是拥有几柜子外观的女人。坚定不移的向男装店笔直前进吧,队长先生。”
这便是捷尔斯和格蕾丝交往后的称不上多浪漫的第一次正式约会。

冷到死的枪神纪榴医吧欢迎同好d(ŐдŐ๑)

粉似黑23333土哥你要相信我对你是真爱(゚Д゚)ノ
就这样(/ω\)只是想单纯看带总穿成这样,其实一开始想画短裙来着╮( ̄▽ ̄)╭
别问我为什么标卡带(´•ω•`๑)我并不是萌葱橘噢,我是all土(划)橘哦ヽ(爱´∀‘爱)ノ